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一部礼赞青藏地质大调查的英雄史诗

——长篇报告文学《探索第三极》问世的来龙去脉

2018-2-12 9:51:56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赵腊平

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被誉为地球的“第三极”。探索第三极,对解决人类生存发展问题有着重大现实意义。然而这样一块举世瞩目的科研重地,却长期以来空缺“中国声音”。由党中央国务院部署、中国地质调查局牵头,于12年前启动的中国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产出了世界地球科学研究史上无数的第一,也缔造了一部部英雄史诗。在《探索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即将出版之际,让我们跟随采访者的脚步,倾听那融入风霜雪雨中的科学之魂、地质之魄。

大千世界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的高洁亮丽;只有站在历史的远方,才知道珠峰的巍峨庄严。没有英雄可供崇拜的民族是可怜的,有了英雄而不知道珍惜的民族是可悲的。

因此,古往今来,为英雄树碑、为伟人立传,踵事增华,由细流而大河,大河而汪洋,以为榜样,发扬光大,激励后世,既为中华民族之优良传统,也是世界通行的惯例。

适逢全国上下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党的十九大精神之际,由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张亚明同志采写的长篇报告文学——《探索第三极——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纪事》即将付梓出版。

这是一本追述共和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的艰辛历程、丰硕成果与英雄群像的作品,是地质调查系统践行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不断推进地质文化建设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近年来记述与再现我国地质工作者弘扬“李四光精神”、“三光荣精神”、“青藏精神”的为数不多的报告文学力作之一。

作为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直属中国矿业报社的记者和张亚明同志的好友,我有幸先睹为快,并十分乐意为这本好书作些推介。

论文,写在地球第三级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

鲁迅先生也曾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岁月无法掩盖他们的光耀,他们是中国的脊梁。

五年前的2012年2月14日上午,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一项重大的集成地质成果——“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地质成果获得如此荣耀,在新中国的历史上为数不多甚至绝无仅有。

站在庄重的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上,作为项目第一完成人的张洪涛从胡锦涛同志手中接过鲜红的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证书时,他深知,这份荣耀意味着什么——

青藏高原广袤、神秘而令人向往。在新生代初叶,印度板块从冈瓦纳古陆挣脱出来向北漂移,在距今6000万年时,发生了地球史上的重大事件,向北漂移的印度板块与欧亚大陆碰撞了,于是山呼海啸,石破天惊,喜玛拉雅山脉与青藏高原从海底浮出水面,横空出世,这里便成为是地球上最年轻的一块广袤大陆,全球海拔最高的高地,成为“地球第三极”。但青藏高原一直是个迷,成为人类最后认识的一块大陆。

100多年前,英国地质学家经由印度通往中国的马道,进入青藏高原进行地质考察。自此,青藏高原地质研究的话语权,一直牢牢掌控在西方人手里。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青藏高原的科学考察给予了特别关注,也取得了一些举世瞩目的成果。但由于这里高寒缺氧、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恶劣,已经开展的科考工作主要集中在范围十分有限的点、线、面上,而更广大的区域范围则为空白、半空白状态的处女地。实现青藏高原空白区全覆盖,是中国地质人的百年梦想与追求。

1999年,党中央、国务院高瞻远瞩,决定由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实施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

这个项目以加速建立战略资源储备与接续基地为国家目标,按照“统筹规划、整体部署、科技引领、基础先行、区域展开、重点突破”原则,分“三个层次”(空白区调查、远景区评价、重点区突破)、集中“四个重点”(基础地质调查、矿产勘查评价、成矿规律研究、关键技术研发),进行地质调查-矿产勘查-科技攻关“三位一体”整体部署,开展了多专业、多兵种、多领域协同作战和产、学、岩、用联合攻关。

从1999年到2011年,全国25个省、上百个科研、教学和地质勘查单位的科技人员,每年上万人次的地质工作者,参与到这项地学界史无前例的重大行动中。12年的时光,4300多个日日夜夜,这些默默无闻的地质队员,取得重大的科技创新成果,创造了辉煌的业绩——

地质科研人员开发并运用先进实用的星-空-地一体化、野外-室内全过程数字化地质调查技术,实现了快速精准的地质填图,完成220万平方千米的区域地质调查,首次填补青藏高原中比例尺地质调查空白区,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科学新发现,解决了一批重大的基础地质问题。

地质科研人员以4千米的路线间距,拉网式徒步穿越昆仑-羌塘-冈底斯-喜马拉雅,路线总长度50万千米,相当于绕地球12圈,首次完成了177个国际标准图幅的1∶25万高精度数字化地质图,获得海量新数据。在此基础上,研究人员编制了青藏高原空白区第一代1∶150万系列地质图,解决了前寒武纪基底性质、陆块群归属、洋陆格局、造山类型、成矿地质背景等重大地质问题。

地质科技人员自主研发了3套适合西部高寒缺氧环境的矿产勘查关键技术和1套预测评价系统,为青藏高原地质调查和矿产资源接续基地的快速评价提供了关键技术支撑,解决了如何找大矿的难题;在国际上创新性提出了青藏高原特提斯“多岛弧盆系”构造论和“三段式”碰撞造山论,从全球构造视角再塑了青藏高原复杂的造山-隆升形成演化历程,丰富和发展了板块构造和大陆动力学理论,提出了陆缘增生—大陆碰撞成矿理论,揭示了青藏高原区域成矿规律,对区域成矿学和矿床学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解决了找什么矿问题。

12年的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通过大规模细致的地质调查,填补了我国最后一块地质调查空白区,攻克了一批重大科学难题,创新性地建立了两大地质理论。在自主创新成矿找矿理论与勘查评价技术的有机融合下,实现了青藏高原找矿的重大突破,科学预测并确立了3条资源潜力的巨型金属成矿带,圈定成矿远景区106个,新圈定异常和矿点2000余处,新发现并评价的7个超大型和25个大型矿床,大幅增加了我国大宗矿产的储量。据测算,该项目找到的储量,相当于64个大型铜矿,17个大型钼矿,30个大型铅锌矿,23个大型银矿,28个大型金矿。

这些成果的取得,初步改变了我国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格局,为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重大工程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提供了翔实的地质资料,促进经济跨越式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有人说,地球上一个还在隆升的地方,一个离太阳最近的民族放歌的地方,那就是西藏。如果有什么地方如此强烈地撞击我们的心灵,使我们在身体的痛苦中品尝人生的圣洁、神奇和壮美,那就是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

那么,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奋斗在青藏高原的广大地质人员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奋战在高山耸云、峡谷横列、冰封雪掩的青藏高原,他们突破生命禁区、冒着高寒缺氧、克服沼泽悬崖……洒下了无数的心血、艰辛、汗水,甚至付出了生命,书写了一章章的精彩和感动,一首首动天地、泣鬼神的壮丽诗篇?

是精神,是信仰,是文化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作为追求,让目光再广大一些、再深远一些,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

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要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根本任务,高扬爱国主义主旋律,用生动的文学语言和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装点祖国的秀美河山,描绘中华民族的卓越风华,激发每一个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荣誉感。

新中国成立初期,作为社会主义建设开路先锋,地质工作者们怀揣着为新生的共和国寻找急需的矿产资源、建设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以找矿立功为荣,坚持真理,攻坚克难,形成了以“矢志不渝的爱国情怀、坚持真理的科学品格、强烈执着的创新意识、诲人不倦的师表风范和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为主要内涵的“李四光精神”。

改革开放以来,地质事业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地质工作与科技创新的实践,为地质文化的发展提供了肥沃土壤与不竭源泉。在“李四光精神”基础上,地勘行业形成了“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三光荣”精神。“三光荣”精神是地质人在长期艰苦创业过程中形成的“主人翁”精神,是其“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意识和责任意识,是地质工作者报效祖国的坚定理想、甘于奉献的行为风范和不求名利的价值追求。

2012年6月20日,国土资源部以部名义对参与“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项目的单位和个人予以通报表扬,中国地质调查局机关等77个单位获“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先进单位”荣誉称号;王达等416名个人获“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时任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徐德明在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青藏精神是国土资源广大科技工作者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国土资源文化的核心与源泉。

2016年7月8日,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中国地质调查局党组书记、局长钟自然以《弘扬优良传统 践行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做合格共产党员》为题,精准阐述了地质文化与地质系统核心价值观之间的关系:“地质文化是地质系统的灵魂,地质系统的核心价值观是地质文化的精髓,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的树立是地质文化建设的根本所在。”

在2016年1月召开的全国地质调查工作会议上,针对新时期地质工作者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和新要求,基于新时期地质工作实践,中国地质调查局党组确立了“责任、创新、合作、奉献、清廉”新时期地质工作者的核心价值观。

2016年11月8日,在中国地质调查科技创新大会暨纪念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学术研讨会上,钟自然再次强调,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是地质工作者能尽快使自身更加契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精神指引、价值取向和行为规范。

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和地质文化既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契合,与“李四光精神”、“三光荣”精神一脉相承,也是集浙江地质七队精神、青藏精神等之大成和最新发展。

长年奋战在青藏高原的地质工作者,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泪水,有时甚至是生命。但他们却说,在东西长3000千米,南北宽1500千米,跨越15个纬度、面积达250万平方千米的“世界屋脊”工作,最缺的是氧气,不缺的是精神。十几年来,这些队伍获得了一系列顶尖科研成果。而每一次突破的背后,都饱含着他们几千个日夜的艰难求索,而他们的执着坚持,亦成就了一段青藏地质人恪守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的不朽传奇。

作为获得2011年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项目第一完成人的张洪涛,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雪域高原上搞研究工作,是长期的、艰苦的,需要用青春的时光丈量每一寸冰冷的岩石,需要用科学的眼光搜寻每一处绝无仅有的地学现象。这一定是艰难与喜悦共享,苦行与浪漫同在。这种驱动力绝非金钱能抵,而是决胜青藏高原的信念;这种成就感,绝非功利,而是对“青藏精神”的信仰。青藏地质科研工作本质上是思维品质的提升,是科学空间的拓展,是精神价值的升华。

而这,无疑是对“文化的核心是精神,精神的核心是信仰”的最好诠释。

一纪奏凯歌 一笔动人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工作者要真正服务人民,就要直面人生,开拓未来,用优秀作品反映人民正上演的改革开放波澜壮阔的活剧,表现他们的喜怒哀乐、真情实感,为他们传神写貌,树碑立传,以典型艺术形象使人民从中体会人间真情和真谛,感受世间大爱和大道,从而激励、引领人民推动历史前进。

历史不应忘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纪录片《深山探宝》展现了地质队员的形象,歌曲《勘探队之歌》在几代人的汗水与泪水中传唱至今,以地质生活为背景的《年青的一代》塑造了新一代知识分子肖继业的形象,曾激励着无数共和国的优秀儿女背着简单的行装,投入到了火热的地质找矿的热潮之中。

1977年10月,著名作家徐迟所采写的报告文学《地质之光》在《人民文学》发表后,立即引起了读者的广泛注意和强烈反响。在这篇报道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事迹的报告文学中,徐迟把诗人的激情与想象、政论家的敏锐和散文家的流畅融汇一体,创造了置身于政治和科学的风云变幻而始终巍然屹立的李四光的崇高形象。作品在1981年获得全国优秀报告文学一等奖,被称为当代地矿报告文学的经典之作,地质队员成为最可爱的人。

但曾几何时,我们地质人变得封闭了,变得沉默了,太习惯于默默无闻地吃苦,默默无闻地找矿,默默无闻地奉献了。社会公众在享受着地质科技成果带来的好处时,却不知道作出贡献的地质学家是谁。“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问原来是搞地质勘探的。”这几乎是大多数地质学家或广大地质人员都曾遇到过的尴尬。

许许多多的地质队员离开了亲人、朋友,常年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在常人极少涉及的地方,在常人极少应对的恶劣环境中,用坚韧和不屈履行自己的责任。可无论是风华正茂的青年还是两鬓斑白的老地质队员,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豪言壮语,而是把对家人的歉疚、对同志的关心、对单位的热爱深深埋在心里,埋头工作,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地质事业。可是,国人又有多少人了解地质事业、地质工作,地质人的“三光荣精神”?

2009年8月17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到中国地质科学院考察工作并看望科技人员时,了解到地质科学院取得的丰硕成果时动情地说,“你们取得这么多研究成果要说啊!”李克强留下的这句话,拨动了中国地质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

赵文津院士对科研成果及地质工作宣传的重要性深有感触。他主持的多国合作项目“喜马拉雅山和西藏高原深剖面及综合研究”备受国际地学界瞩目,项目的部分阶段成果已进入一些国家教科书。他说,“要会做,也要会说,让世界听到中国地质科学家的声音,才能提升中国在世界地学界的地位。许多大的地质科学研究项目必须通过国际合作来完成,加强宣传还能让我们获得更多合作的机会。”

“要会做,也要会说.”这是老一辈地质学家的真诚愿望,也是为了让社会更多的了解地质工作,理解地质工作,进而关心与支持地质工作。

中国地质调查局组建后,高度重视培育和弘扬新时期地质工作核心价值观和地质文化建设,并把它和宣传工作一同作为党建工作、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把它作为推动地质调查工作的持续动力之源。

“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重大找矿突破”项目荣获2011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之后,时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指示:这是前无古人的大突破,必须宣传好,要让地质人的青藏精神“发酵”!

随即,中国地质调查局将采写与出版“青藏高原地质专项”的长篇报告文学,作为进一步弘扬“李四光精神”、“三光荣精神”和“青藏精神”的有利契机,列入日程,予以全力支持。

按照钟自然局长的指示,2012年7月,中国地质调查局举行了一次专门的会议,研究“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突破”特等奖项目报告文学的采写工作。中国地质调查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王研主持,国务院参事、时任国土资源部原总工程师张洪涛,分管宣传工作的办公室主任刘延明,以及与青藏高原地质专项相关的各个部、室、中心的负责人参加会议。

王研说,“那么多的地质科技成果,你不宣传,社会上怎么能知道?地质工作要想更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就必须让更多的人特别是各级政府部门了解,取得社会各界更广泛地支持。要进一步弘扬“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突破”特等奖项目第一线地质工作者的无私奉献精神,激励更多的有志青年投身于伟大的地质事业。”王研还对采访事宜做了细致周密的安排。

会议研究决定邀请著名报告作家张亚明先生担纲、采写这篇长篇报告文学。张亚明先生曾在“煤炭之乡”淮北的有关媒体工作多年,后来又在中国矿业报社供职,对矿业行业十分了解,对地质工作也很熟悉,曾出版过《歌颂与诅咒》、《张亚明地矿报告文学集》、《圣火与锁链》、《卑微与崇高》等数十部以矿业、地矿为题材的报告文学作品。

为了确保报告文学的主题达到预期的目的,王研和中国地质调查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金发还分别就作品的性质和目标定位与作家了进行了探讨,最终形成了共识——“要站在民族的高度,写中国地质人的时代精神和精神高度,写中国地质人的英雄史诗,写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青藏高原地质大调查与计划经济时代的地质大会战有何本质意义上的不同,写出新时期中国地质人‘三光荣精神’的传承与特质。”

张洪涛甚至给作家提供了一份由严光生、陈仁义、翟刚毅、侯增谦等地质学家制定的“报告文学采访方案”,以及一份包括采访单位、对象以及采访的内容和重点的详细的报告文学采访计划一览表。

一个颇具阵容的青藏高原采访小组迅速组成——著名作家张亚明,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宣传处处长谢辉,时任中国地质调查局办公室副主任、综合处处长王丽,人民画报社编辑部主任王鹏程,一共四人。

采访是大跨度的,是艰辛的。从滇西北横断山脉到大东北林海冰城,从格桑花盛开的青藏高原到茉莉花怒放的八闽大地……

写稿的过程也是一个异常艰苦的过程。按作家张亚明先生的说法,是“抚摸着地质人突突跳动的脉搏,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个个令人仰止的主人翁,连缀成一段艰辛非凡岁月的光荣标志——所有的故事,都与青藏高原相关,都与万山之祖的古老褶皱相连;所有的人物,都伴随着风沙、尘暴、冰雪、悬崖上的月亮,伴随着朝暾晚唱的悲壮。”

经过几易其稿,报告文学终于成型,成熟。

2017年6月25日,中国地质调查局在京召开审稿会议,国务院参事,国土资源部原总工程师张洪涛出席并主持会议。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吉,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宝才,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北京文学杂志社长兼总编杨晓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李一鸣等参加会议。

与会专家对报告文学内容给予充分肯定,认为报告文学稿全景再现了“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突破”专项实施及获奖历程,塑造刻画了新时期地质工作者“三光荣”精神,记载了大量青藏高原地质工作者的感人事迹。并提出进一步修改意见。

坐标立,万水千山只等闲

现在呈现在笔者面前的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成稿,就是这部长达50万字的力作。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会长李炳银先生亲自为该书作序。

这部书共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时代的决择(第一章到第三章)。在这部分里,作者以地勘单位属地化改革及西部大开发为宏阔背景,以真实的笔触、恢宏的气势、激越的情感,全方位报告了这场战役的缘起、辉煌的成果、以及缓解了共和国资源危机这一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经济意义和深远社会意义的客观存在:从中南海的战略决策到世界屋脊的鏖战硝烟;从国务院总理的牵挂到冰河遇险的科技人员;从学富五车的专家院士到刚出校门的高校学生,上百家地质勘查单位及科研院所开展了空前规模的产学研用联合攻关。

第二部分:恢鸿的乐章(第四章到第九章)。在这部分里作者写到,当中国地质人以4千米的间距在高寒缺氧的200多万平方千米的地质探点将“空白”填满,在“人类无法生存的地方”将最难的难题攻克,我们不难看到这些创新性重大理论成果和找矿实践的突破所释放的伟大民族精神。在社会急遽变化人心浮躁自我和物化的今天,地质人这种无私忠诚与坚定信仰、对国家责任勇于承担的“青藏精神”,这些伟大的事业开拓建设者的出色表现,无疑为读者丰富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和构建自己的人生格局提供了相当大的遐想空间。

第三部分:中国的高度(第十章到第十六章)。在这部分里,作家一系列令人悸颤的雪峰峡谷、原始森林、湖泊纵横、沼泽丛生的无人区环境描写,中国地质人挑战生命极限,趟冰河、攀悬崖、跨峡谷、勇闯生命禁区的镜像集合,形象而逼真的构成了中国地质人以真正的主体姿态屹立高原的中国高度,一幅幅博大苍凉、险象环生而又雄浑壮丽的自然景象给读者带来强大的视觉冲击,一个个无怨无悔的地质人由卑微走向崇高的英雄群像,折射出地质人身上丰富高尚的精神蕴含和品格质地。

作家张亚明说,长篇报告文学《探索第三极》是他采写时间最长、写得最为艰难也最为感动的作品。

西藏作家马丽华在她所写的《青藏苍茫》中,曾这样总结青藏高原工作的科学家群体的共同的特点——像人们参加过一次胜利的战斗一样,把“我曾参加过青藏考察”作为自己是合格的科学家和为祖国而建立功勋。他们就是这样一个以默默耕耘青藏高原为至上荣耀的群体,不计辛劳,不计危难。

正如李炳银先生在该书序中所言:读着这部50多万字的书稿,我直接地感受到了亚明和他报告文学创作的当代地位与价值,充溢于心间的不只是感动而是震撼。这部气势恢宏、激情四溢的作品可以说是对青藏高原地质事业的历史追溯和回顾,也是镜鉴过去走向未来的现实诉求,更是对很多崇高纯洁和无私奋斗精神的动人接近,它具有较强的现实性教育意义,同时又具备分明的历史文化价值。

记者猜想,这些,正是中国地质调查局组织策划、采写、编辑、出版这部报告文学的初衷吧!□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