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2日 星期六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重金属污染防治必须常抓不懈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维刚

2018-3-13 9:57:40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吴昊

湖南有色金属品种多、储量大,锑储量居世界第一,钨、铋储量均居中国第一,铅储量居中国第三,锌、汞储量均居第五,素以“有色金属之乡”著称。近年来,由于经济发展迅速,一些区域重金属污染问题十分突出。全省纳入污染源普查的1200多家涉重金属企业,每年通过废水排放的5种重金属污染物达168吨,占全国总数的18%左右,部分地区工矿场地、河道底泥、周边土壤等受到严重的重金属污染。

“国家和省政府非常重视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维刚日前对记者说。2011年,国家发改委和环保部联合批复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提升到国家层面统筹谋划。2013年,湖南省将湘江保护和治理列为省政府一号重点工程,启动实施第一、二个“三年行动计划”,大力推进涉重产业结构调整、涉重企业入园集中治理,加快株洲清水塘、湘潭竹埠港、衡阳水口山、娄底锡矿山、郴州三十六湾等重点区域整治。“十二五”以来,累计争取中央预算内资金20.5亿元,实施了79个项目;发行9只湘江重金属治理债券,融资135亿元;淘汰关闭涉重企业1219家,其中湘江流域淘汰关闭1034家。据环保部“十二五”考核结果,湖南省废水废气中5种重金属因子排放量削减了28.4%,超出国家设定的15%目标任务,省内重金属环境安全隐患得到很大程度的遏制。

“但是与此同时,湖南省重金属污染防治还存在一些突出困难和问题。”杨维刚认为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历史遗留污染严重,后续治理任务艰巨。如郴州、娄底均有超过千万吨含重金属废渣简易堆存在山体、河道中未妥善处理,株洲清水塘、湘潭竹埠港等地区历史遗留污染治理任务仍然艰巨,湘西“锰三角”(如花垣县)等一些地区尾矿重金属污染问题凸显。二是技术手段亟需升级,评价体系有待确立。如对遗留废渣的治理以安全填埋为主,资源利用率偏低,也难以彻底消除污染;水处理技术相对成熟,土壤污染治理技术有待攻关。同时,污染程度评价、技术有效性评价、实施单位能力评价、治理效果后期评价体系也还有待确立统一标准。三是地方财力严重不足,项目资金难以落实。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投资规模大、技术难度大、建设周期长,项目资金短缺现象非常突出,且由于项目一般不具备经营性,通过市场渠道融资能力有限。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深入推进以湘江流域为重点的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杨维刚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大力推进湘江保护和治理“一号重点工程”,重点实施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一是抓重点区域。强力推进株洲清水塘、湘潭竹埠港、娄底锡矿山等五大重点区域环境整治,着力解决湘西“锰三角”地区尾矿污染问题。二是抓重点环节。对涉重企业、涉重园区,持续推进规范化整治,加强监督管理,提升清洁生产水平,规范园区初期雨水、含重金属废水废渣等进行深度集中处置,减少污染增量。三是抓重点项目。对重点地区历史遗留污染进行处理处置,对“十二五”铺排的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进行清理扫尾,督促尽快发挥环境效益。

杨维刚建议国家层面继续支持湖南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

一是继续对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给予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湖南省重金属污染范围广、程度深,是长期累积而成的。“一五”、“三线”建设时期布局的中央、省属骨干企业,曾为国家经济做出过巨大贡献,也遗留下严重污染。现在这些企业多已不存在,其遗留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主要由地方治理,地方政府资金压力很大。恳请国家发改委“十三五”继续对湖南省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予以支持,并提高中央预算内投资补助比例,减轻地方配套压力。

二是请求支持重度污染耕地地类调整工作。湖南省作为粮食生产大省,耕地重金属污染尤其是镉污染较为突出。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通知》(国发〔2016〕31号)精神,恳请国家对湖南省部分经认定属于重度污染、纳入严格管理类别的耕地,加强技术支持和指导,根据地方情况,允许合理调整土地用途,如进行种植结构调整或退耕还林还草等。□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