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24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豹猫回来了

——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修复记

2019-4-15 9:52:5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泉锋

2018年6月19日13时17分和6月27日16时08分,安装在河南省小秦岭自然保护区内的红外相机,拍摄到4张豹猫照片和豹猫围着大树行走的短暂视频。这是自然保护区内首次获得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豹猫的野外生存监测记录。

豹猫的出现,说明该地区的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善。采访中,当地村民告诉笔者:“过去,这里的河水是黑色的,现在水清了,山绿了,河里的水还能浇地,我们在这里生活也踏实了。”

小秦岭山脉主要分布在豫西灵宝市境内,是陕西省华山山脉东延部分,长达40多千米,但在灵宝境内却戛然而止。“金矿田”的总面积664平方千米,灵宝境内占据了其中的480平方千米。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大储量、高品位金矿的发现,这里的局势如冰崩雪塌,各路淘金者纷纷涌入,数十家黄金企业相继诞生,开采进入了大规模“白热化”阶段。正是由于当时片面强调“强力开发,有水快流”,让寂静万年的小秦岭遭遇了一场“浩劫”,乱采滥挖、偷抢矿石、采富弃贫、采易丢难,使矿区变得千疮百孔,尤其是人为活动造成了矿区崩塌滑坡、地形地貌景观破坏,生态环境恶化。为此,国家曾先后19次在这里开展大型集中整治,并把这里列为全国矿山地质环境重点治理区。

治理现场

2010年,经国务院批准,当地建立了“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要对小秦岭北麓总面积15160公顷区域的森林生态系统实施保护。多年来,由于该地区历史遗留问题较多,积重难返,环境保护和矿区生态恢复治理工作成效并不乐观,矿区矿渣堆放量巨大,矿坑数量众多,部分区域生态破坏严重,后续生态损害风险系数加大,监管问题依然严重。2016年1月,原环保部约谈小秦岭自然保护区各级主管部门负责人,针对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明确的整治要求。随之,小秦岭自然保护区持续3年的大型整治活动拉开了帷幕。

谁捅娄子谁负责

“3年前,我们向原环保部做了承诺,3年内治理完成保护区内各类坑口521个,处理矿渣2580万吨,让老问题逐步解决,新问题不再产生,生态环境总体向好。为此,我们采取了从点到面、从小到大的综合治理办法,首先是谁捅的娄子谁负责。”小秦岭保护区有关负责人如是说。

2016年~2017年,保护区首先对区域内的矿山工程采取措施,“谁破坏、谁治理”,从根上追责问责,讨回“公道”。他们组织开展了为期80天的矿山环境整治集中大会战,并在2年内完成了3年的治理任务。他们利用清运矿渣、修建挡渣墙、固定矿渣等方式处理矿渣2585.7万吨,并实施生物措施,撒播草种1.04万斤,栽植刺槐、油松等苗木11.8万株,消除“疮口”,“补全”绿色。

在整治过程中,他们严把“封堵坑口、拆除设施、拉渣、固渣、降坡、排水、覆土、覆网、种草植树”九个环节,环环相扣,步步推进。一是栽桩拉网守底线,对治理过的所有坑口栽桩拉网,圈定区域,禁止入内,杜绝反弹,坚守底线。二是整修排水保安全,修建排水设施,保证汛期安全,有效防范水毁现象发生。三是增加覆网降风险,对已覆土渣坡覆盖绿网10.2万平方米,降低了雨水冲刷强度,有效减少了土壤流失。四是种草植树固好土,栽植油松、刺槐等树种,撒播苜蓿草、黑麦草等草种,及时固定渣坡土壤。五是增肥增水提质效,确保苗木的成活率。六是借助“天眼”督实情,利用中科院高光谱卫星遥感数据与分发中心落户陕州区的便利条件,定期对小秦岭保护区卫星遥感监测图片和实地进行比对分析,随时掌握详细情况,确保矿山整治无遗漏、全覆盖。

2018年春季,保护区又开展了为期40天的春季生态修复集中攻坚行动,栽种华山松、油松、刺槐、连翘、金银花等各类苗木46.35万株,占年计划42.5万株的109%;撒播草种6360斤,占年计划5360斤的119%;种草78.48万平方米,占年计划73.15万平方米的107%。目前,区内栽种苗木和撒播草种长势良好。

让违法生产者无处遁形

“守好小秦岭这座青山,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矿山一日不和谐,我们的监管治理工作就一刻不停歇。”灵宝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主管矿山的负责人田涛说。

这几年,他们就是守着矿山度过的,这里的每一条小路几乎都留下了他们巡查的脚印。

2018 年,灵宝市政府针对小秦岭矿区违法生产反弹现象,越界开采、环境污染等深层次问题,进行了有史以来最为“铁腕”的整治,从政府到企业,全面进入临战状态,“根上”入手,“源头”治理,让违法生产者看到了自己的“末日”。

大刀阔斧地开展小秦岭地区矿业秩序集中整治活动。该活动持续了3个月,共关闭取缔非法坑口1148个,临时封堵318个;拆除彩钢房、活动房、砖房3265个,拆除清运变压器、空压机等设施设备674台(套);查处非法违法案件24起,刑事拘留6人。其中,大西峪是小秦岭山脉中的一条山谷,这里与陕西省潼关县交界,由于界区犬牙交错,一些企业专钻双方监管的“空隙”,与执法人员“躲猫猫”,违法生产现象未得到有效杜绝。2018年6月~7月,灵宝市联合潼关县组成了跨省联合执法组,多次对这里的矿山企业开展严查严打非法矿山生产整治行动,责令18个不达标工程拆除了矿山设备,封堵了坑口,拆除了矿区内所有的非法生产设备。

随后,全市大规模矿山生态环境治理再次启动,取消了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建立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基金。开展全市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整治“拉网式”排查,针对问题清单进行整治,整治完成后经相关部门验收合格方可恢复生产。消除治理死角,大片裸露矿区在政府指导下得到绿化。目前,灵宝市利用河南省把小秦岭金矿区山水林田湖草作为生态修复试点的有利时机,根据小秦岭金矿区生态系统现状,按照“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综合治理原则,以流域为单元,统筹规划各个生态要素,最大力度、最大强度、最快速度布置落实该项工作,全面解决社会关注、群众关心的小秦岭生态环境遗留问题。

大舍才能大得

成功最大的障碍,在于不愿舍弃。

2017年,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矿业权退出工作启动,按照要求,保护区内500余个各类坑口立即全面停止勘查、开采行为,退出按照“先退出、后补偿”的原则实施。

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引起了当地政府、企业和社会的深深担忧。

担忧是正常的,也是有道理的。这里的业内人士认为,保护区矿权退出将对灵宝市黄金产业造成很大的冲击。目前,黄金及相关产业仍然是灵宝的支柱产业,对灵宝财政贡献率达到75%,初步估算,保护区里矿山关闭退出后,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余亿元,税收每年损失2亿多元,冶炼、精深加工、运输等第三产业损失超过100亿元。同时,退出企业涉及职工2万多人,影响人群10万人以上,职工将面临失业,人员安置费用高达23.8亿元,后续工作难度可想而知。一系列社会问题都摆在小秦岭生态保护工作面前,人们有疑虑,有困惑,但只要想一想我们国家这些年来生态保护工作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看一看环境保护为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大家就会豁然开朗,就会释然如故,就会顾全大局,就会舍家为国、舍己为公。

这是一种道德,一种情怀,一种境界。

2018年12月20日,灵宝市政府决定对辖区1148个废弃和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坑口)依法实施关闭,其中,小秦岭自然保护区521个。关闭后,位于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内的坑口由小秦岭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负责监管,位于保护区以外(含隔离带)的坑口由各矿权单位负责监管。

截至目前,灵宝市已引导与小秦岭保护重叠的19个矿山企业逐步退出保护区,15个已完成采矿权缩边退出,3个采矿权已过期退出,1个已停产退出,退出保护区面积共计96.63平方千米。

幸福见证这一刻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2016年3月~2018年底,小秦岭自然保护区矿山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取得了显著成效,较好地完成了原环保部约谈指出的问题。3年来,累计投入资金1.67亿元,共清运矿渣13.01万车、520.2万吨;垒挡渣墙2.88万立方米,固定矿渣2065.5万吨;处理矿渣2585.7万吨;拉土上山5.2万车、61.84万立方米;种树58.15万株,覆土种草93.5万平方米;保护区所有521个坑口全面封堵关闭,清除生产生活设施10480个。

今天,如果你有机会走进小秦岭自然保护区,就会深深感受到这里的巨大变化,早期违章生产、矿坑四布、废渣遍地、山体裸露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宁静之美、和谐之美和自然之美。

第一个明显变化,你会发现保护区内水质明显好转。通过3年的整治和修复,小秦岭保护区域内原来裸露的地方得到了治理和绿化,水体污染得到明显遏制,山沟内清水流淌,雨后不浊。据河南农业大学的监测表明,小秦岭自然保护区内负氧离子含量达到21800个/立方厘米,远远超过联合国卫生组织空气质量一级(2100个/立方厘米)标准。沿山村民告诉笔者说:“原先河里的水是黑的,经过治理后水变清了,山变绿了,河里的水又能浇地了,我们在这里生活也踏实了。”

第二个明显变化,生态环境趋好。2017年底,原环保部对小秦岭样区两栖动物示范性监测结果表明,这里的两栖动物种群数量不断增多,群内个体数量大幅增加。2018年,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豹猫在自然保护区出现,围着大树嬉戏,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家”。

小秦岭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也得到国家“绿盾行动”巡查组的充分肯定,得到了驻豫全国人大代表的高度评价。全国人大代表视察组在这里视察时,对小秦岭矿山环境治理工程施工特点,尤其对他们解决了石头窝里栽树难问题,创造性地采取树坑底部铺设可降解无纺布的植树方法大为赞赏。

2019年元月,河南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刘金山到小秦岭自然保护区调研,看到眼前的治理成果,了解到目前该地区植被覆盖率已达到86%,感到非常高兴。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典范,希望全省所有的废旧矿井都能进行恢复治理,生产企业可以采取绿色生产,早日实现“森林河南”的远大目标。□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