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9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以高质量资政建言 切实履行参政议政职能

——访全国政协常委、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朋德

2020-5-22 9:05:0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艾瑛

5月21日上午,全国政协常委、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朋德接受了中国矿业报社融媒体记者近1个小时的电话采访。李朋德坦言,与往届参会最大的不同是,此次参会充满了战疫的自豪感,这也是其他代表委员共同的感受。此次李朋德常委总共带来了6件提案、3份建议,内容丰富,涉及面广,既有脱贫攻坚的支撑建设新疆西藏现代能源资源经济示范区,也有深挖湖泊广积水,动态调蓄生态美,还有开展湖泊科学采砂等提案、建议,以高质量的资政建言,切实履行参政议政职能。

提案一:设立“新疆西藏现代能源资源经济示范区”

我国自实施兴边富民行动以来,对繁荣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睦邻友好,实现精准脱贫和均衡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新疆南部和西藏西北部以维吾尔族、藏族为主,包括48个民族,常住人口约1061万,是全国最大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高质量发展需求迫切。同时,该地区也是我国重要的战略资源储备区、生态安全屏障和国防安全屏障,正是兴边富民行动的惠泽地区。但实施兴边富民行动需要工业化、城市化、国际化和现代交通运输体系作为支撑。

该地区拥有石油、天然气、钾盐、铜、锂、铅锌、锰、萤石等优势矿产资源,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南疆地区共发现79种矿产、1866处矿产地,初步形成塔里木盆地油气、罗布泊钾盐、火烧云铅锌、大红柳滩锂、玛尔坎苏富锰、乌拉根-萨热克铜铅锌、卡尔恰尔萤石等7处大型能源资源基地。藏西北地区共发现30余种矿产、31处矿产地,已形成多龙铜金、扎布耶盐湖锂钾盐和尕尔穷-嘎拉勒铜金3个资源基地。南疆-藏西北地区具备矿产资源规模化开发利用的资源基础,丰富的石灰岩、白云岩、花岗岩、蛇纹岩、大理岩、石棉、铁矿等为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资源保障。

该地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落实高质量要求,加快建设一批绿色矿业工业园,发展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南疆地区的塔里木盆地油气资源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动力支撑,成为我国第一大天然气区和油气储产量快速增长的地区,也是我国重要的西气东输基地。巴州、克州等绿色矿业发展与工业园区建设已初见成效, 锰、铅锌开发已初具规模。罗布泊钾盐资源基地已建成世界最大的单体硫酸钾生产线,建成年产160万吨硫酸钾及年产10万吨硫酸钾镁肥生产装置,2018年生产173.82万吨,占全国总量的73%,带动就业近3000人。藏西北扎布耶盐湖已建成投产,2019年结晶池产量为4300吨锂精矿,生产工业级碳酸锂473吨、氢氧化锂581吨。

该地区矿产资源潜力巨大,南疆地区锂、萤石,藏西北铜、盐湖锂钾、金等尚未进行开发,随着地质矿产调查和生态环境调查的开展,必然会发现更大的矿业资源,促进城市化发展。藏西北多龙铜金资源基地是《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专门列出的“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28个矿区”之一,也是我国惟一尚未开发利用的国家级铜金资源基地,其与南美安第斯山地区具有相似的高原环境条件和资源潜力。智利铜金矿床的开发不仅没有造成环境问题,而且彻底改变了地方的经济面貌和社区发展。多龙铜金矿交通条件好,可露天开采机械化作业,当地建厂,利用周边工业园进行冶炼,部分铜可返回藏西北地区开展深加工,生产铜箔等高附加值产品,带动地方经济增长。在开发过程中可以注重对矿区的环境保护,对矿区进行绿化,严格实施科学有序的开采,在矿山闭坑后,对有关的功能区进行环境修复,可将资源基地开发对环境的扰动控制在可控范围。

李朋德表示,绿色矿业开发已成为支撑南疆-藏西北地区精准脱贫、富民固边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最有效的途径,目前交通、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还相对薄弱,随着大型超大型矿床开发和加工能力的规模化发展,从业人员增加必然带来城市化的新发展,借助于中巴经济走廊和中亚国家的合作,这里的产能也可以承载更多外部资源的深加工,重塑资源勘查开发新格局。

李朋德提出以下四条建议:

一、设立“新疆西藏现代能源资源经济示范区”和“兴边富民”示范工程。形成中央与地方联动的体制机制,建立政策性基金,吸引企业和市场资本。加快能源资源开发,推进东部产业向西部梯度转移,为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贡献力量;大力发展新能源新材料及相关配套产业,服务南疆-藏西北地区乡村振兴、推进城镇化建设,实现富民兴边;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国家倡议,充分利用区位优势,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加快推进与中亚、西亚资源和产能合作,繁荣边贸,促进区域经济快速发展。

二、加大财政投入,推进南疆-藏西北能源资源勘查开发。保障经费持续稳定投入,加强矿产深勘精查,提高石油、天然气、铜、锂、锰、铅锌、钾盐、萤石等优质资源的资源储量,提高资源查明率,加强资源基地地质资源潜力、技术经济可行性和环境影响综合评价,进一步夯实矿业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基础,保障国家能源资源安全。

三、加大南疆-藏西北电力、通讯、交通等基础配套设施投入,支撑服务矿业高端产业链建设。鼓励引导企业投资太阳能光伏、风电、储能等电力基础设施投资;加强通信基站建设;加快G580线和田-康西瓦段公路建设,加快新藏铁路论证和实施,规划修建狮泉河-改则铁路专线,联通藏西北和南疆地区,激发促进地区间经济活力,支撑服务矿产资源勘查开发、采选冶、高端利用等全产业链健全完善。

四、加快产业集群和工业园区建设,推动矿业产业高质量发展。加大产业政策扶持力度,坚持生态优先,依托塔里木盆地建设油气供给和能源化工产业基地;依托大红柳滩锂、玛尔坎苏富锰、卡尔恰尔萤石、扎布耶盐湖锂钾盐资源基地在和田、克州、巴州、阿里进行绿色新能源新材料工业园建设,大力发展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等新能源产业及配套碳酸锂、硫酸锰等新材料产业集群;依托罗布泊钾盐、多龙铜、火烧云铅锌、乌拉根-萨热克铜铅锌、尕尔穷-嘎拉勒铜金等资源基地,形成集采、选、冶炼、压延加工、深加工和科研生产一体的化工与有色金属产业集群;建立多金属综合利用工程研究中心,进一步研发高档高附加值有色金属出口产品,为实现绿色、智能、可持续的现代能源资源产业提供有力支撑。

提案二:存水入地提升调蓄能力涵养生态

滚滚长江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养育着千万黎民百姓。习近平主席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长期的观测和调查研究表明,受气候变化影响,长江中下游会出现季节性干旱缺水、大型湖泊与长江的关系失衡在枯水季留不住水、洪涝集中时湖泊存不下水,工业和生活废弃物污染了长江水,这些问题都导致了长江生态的严重退化。干旱使湖泊的洲滩面积锐减,原本“水涨为湖、水落为洲”的湿地加速退化。一方面,长江中下游本是雨量丰沛之地,然而也不断出现季节性干旱。另一方面,长江中游洪涝灾害依然严重。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一定要留住长江中游的水,才能涵养和修复生态。

李朋德常委表示,建设地表水库、跨区域水利枢纽工程,是目前解决水资源时间分布不均匀、不平衡问题的主要手段。退耕还湖和湖泊疏浚可以增加容量,建设地下水库引地表水入渗到地下,延长水的径流时间,可以起到同样的调节作用,并起到涵养生态的作用。全球地下水库约36%用于生态环境保护或地下水质净化。长江中游分布有砂砾石和花岗岩风化带含水层,存在较多矿山废弃采空区和岩溶溶洞,具有建设地下水库、地下水涵养层的潜力。

李朋德常委向水利部、农业农村部、自然资源部和国家发改委建议,一是加大力度退耕还湖、湖底清淤。加大退耕还湖恢复湖面积,开展湖底深挖,增加水容量,改造水生态环境。设立专项财政基金,激励企业和农民积极参与。二是改良农业林业的耕作方式。推广平坡耕作拦截顺坡流动的地表水,将地表水引入到地下减少水土流失;鼓励旱地深挖耕作,加大水的入渗量和入渗深度。三是构建地下水库和地下水涵养层。封堵矿山废弃采空区和岩溶溶洞,构筑地下水库,涝季灌入蓄水,旱季抽排利用。利用风化带以及砂砾石含水层,构筑地下浅层阻水帷幕,增加地下水径流深度,减缓径流速度。四是强化技术支撑。加强水文地质和工程地质勘查,查明风化带含水层、废弃矿山、主要岩溶地带的地下空间的分布,地下水补径排条件,摸清地下水与地表水关系。研究制定相关技术规范,明确技术要求。

建议:深挖湖泊多蓄水 科学规划可采砂

2019年7月下旬至11月底,鄱阳湖水面由年内最高水位时的3700平方千米缩小到280平方千米。我国第一大淡水湖在枯水期变成万亩“大草原”也是近几年的常态。鄱阳湖曾经那种烟波浩渺、水天一色、千帆竞发、万鸟翔集的景象已经不再,如今的鄱阳湖面临着湿地锐减、生态受威胁、枯水期生产生活用水困难、丰水期洪涝灾害严峻的形势。

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一是泥沙淤积导致湖泊萎缩,湖泊底床升高,纳水容量减少。三峡工程运行前,洞庭湖年均泥沙淤积量约为1亿~1.2亿吨,鄱阳湖年均泥沙淤积量约527万吨。历史上号称“八百里洞庭”的洞庭湖,解放初期湖面面积约4350平方千米,由于泥沙淤积和人工围垦,只剩下2691平方千米。鄱阳湖湖口水位21.68米的水域面积从1954年的5184平方千米缩减至现今的3150平方千米。两湖泥沙淤积,使湖床抬高,湖面缩小,湖容量减少,湖内汛期的调蓄能力被削弱。

二是江水顶托作用消减、河道刷深、江湖口采砂等因素促使湖泊通江河段泄流量增加。江湖口犹如水库坝区,是湖泊调蓄能力的关键节点,是保护长江流域水资源的重要地段。江湖口地区的河道如果出现问题,会严重影响湖泊与长江的连通关系,是影响水资源、生态环境的关键地区。长江干流大规模采砂被禁止后,鄱阳湖都昌县至湖口县一带的江湖口段成为了主要的采砂区域。三峡水库运行后,长江中游主要湖泊泥沙淤积逆转为侵蚀流失,两湖的泥沙量都是“入不敷出”。河道采砂和泥沙流失使江湖口河段的河道加深。1998年至2010年,都昌县至湖口县的鄱阳湖入江水道河道断面均发生下切,最大下切深度达7.91米,增加了湖口河道的泄流能力而减少了湖泊的蓄洪能力。三峡水库运行后,使长江水位偏低,江水在鄱阳湖口的顶托作用消减,湖水排入江水流量加大,湖区水量快速拉空,枯水期湖泊水位陡降。

三是气候极端化加剧,流域降水时间分布不均衡,洪涝和干旱现象并存。长江中游总降雨量在过去53年无明显变化趋势,但降雨强度、极端降雨量、极端强降雨量、最大一天降雨量、连续五天最大降雨量均表现出显著增加趋势,而低强度和中等强度降雨总天数明显减少,导致长江中游洪涝和干旱现象并存。2019年,鄱阳湖极端低水位较往年提前1个多月,持续时间明显延长,使鄱阳湖的湿地功能进一步退化。

如果将降雨高峰期的超额洪水转蓄为水资源,将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既能减轻洪涝灾害,又能缓解旱期湖泊变草原等资源环境问题。

为此,李朋德常委向水利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建议:

一是保护修复江湖口,严控采砂,旱季促淤。江湖口是扼守湖泊水资源的重要地段,是湖泊调蓄能力的关键节点。控制江湖口的采砂活动,保护江湖口。通过对江湖口河段实施适当的人工干预,削高补低,在干旱季节促使床底淤高,提升湖泊调蓄功能。

二是资源开发与湖泊治理并举,深挖湖泊,科学采砂,增加湖泊容量。鼓励在湖泊中心采砂,深挖第四纪以来的松散砂砾石堆积层,增加湖容;在湖泊边滩、心滩浅挖采砂,扩大湿地面积,修复湿地洲滩环境,为湖区生物多样性提供可持续生境空间,恢复湿地功能;在河流入湖口尾闾区,适当开采上游河流带入湖区的砂石,疏通行洪,增加湖区上游来水来砂。科学采砂提升湖泊的容量和调蓄能力的同时,还能够缓解我国建筑用砂石料市场供需矛盾,有助于遏制非法采砂,部分解决禁渔带来的30万人的就业问题。

三是加强流域联调联控。长江流域管理部门加强与地方水利部门的合作,充分考虑生态用水需求,将鄱阳湖、洞庭湖等受到水位顶托消减、清水下泄影响较明显的湖泊,纳入到长江干支流水库群的水沙联合调控中,优化调度方案。

四是加强砂石资源和水下地形的调查监测。查明建筑用砂的资源状况,掌握资源消耗情况和水下地形的变化情况,分析湖泊冲淤动态变化,为指导科学采砂,及时调整采砂深度、位置、强度,提供技术支撑。

这些提案建议都是经过深思熟虑,针对性地解决问题,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大考,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提案建议都是沉甸甸的分量,彰显靠得住、站得出、顶得上,为国履职、为民尽责的新时代政协委员风采。□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