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新能源汽车加持下锂崛起仍待时日

2018-7-20 8:50:58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晓慧

不久前,特斯拉落户中国上海。

这一讯息不但让庞大的国内汽车市场“惊掉下巴”,也在锂矿资源市场掀起了滔天巨浪。

锂金属作为应用非常广泛的稀有金属,被誉为“工业味精”、“新能源金属”和“推动世界前进的金属”,对于当今社会与经济的健康卫生与可持续发展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是新能源动力汽车的重要材料,在新储能技术上举足轻重;是工业上的一种主要产品,应用于润滑脂、陶瓷和药品;同时还具有重要的军事用途。

在新能源电动汽车电池、电机、电控三个关键技术组成部分中,目前公认的,锂电池是电动汽车的最佳选择。而在锂电池产业链能够形成垄断的,一是电池持久使用能力的关键技术,另一个就是锂矿资源。

或许,这也就是有人预测“锂可能将引起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充分的理由。

被政策唤醒的锂资源需求

2009年,由多国政府(加拿大、中国,芬兰、法国、德国、印度、日本、墨西哥、荷兰、挪威、瑞典、英国和美国)发起并制定了加速电动汽车市场的部署的电动汽车倡议(EVI),各国相继执行的燃油车退出和禁入计划决定了电动汽车的部署主要由政策驱动。

今年6月,国家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正式提出自7月28日起,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这意味着,国家正式允许外企独资在华建设新能源汽车工厂。

7月10日,上海市政府和特斯拉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规划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正式落户上海临港地区。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特斯拉在上海建厂的举动,将极大地推动特斯拉在亚洲乃至全球的快速发展和市场开拓,并刺激中国本土新能源企业的优胜劣汰和快速创新,同时也将极大地推动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高速增长,也必会带动锂离子电池的高速增长。

全球能源机构(IEA)的2018年电动汽车展望报告显示,2017年,电动汽车(EV)的新车销量数量超过了100万,比2016年增长了54%,创下历史新高;而中国的销量是美国的两倍以上,占全球的一半多,电动汽车占其汽车整体销售市场份额的2.2%。中国电动汽车存量占全球的40%,是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

有观点认为,无论电动汽车的销售是由消费者个人驱动或商业利益驱动,积极的全球行动似乎都是朝着相同的目标努力。国际政府的目标和政策目标均为其提供了启示——要直接支持锂产品的需求。

House Mountin Paters公司的创始人Chris Bery(贝瑞)认为,电动汽车市场在技术方面仍存在许多障碍,该行业开始真正地对锂市场提出大量需求,至少还将经历几十年。但是,随着电动汽车的成本下降、电池化学革命的出现,以及电动汽车充电的基础设施变得越来越普遍,它可以充分发挥其作为锂需求的主要驱动力的潜力。

供需趋紧推动价格上涨

电池是锂资源最大的应用领域,其中电动汽车电池用锂约占锂总需求的20%。

尽管还不能确定未来对于锂准确的需求量,但最保守的观点也明确强调:到2020年,碳酸锂至少存在一个7000吨/年的供应缺口。也有专家预测,未来几年中国碳酸锂总需求量将以20%的速度增长,将快于全球平均增速。

锂主要以碳酸锂的形式出售,其次交易较多的是氢氧化锂,这两种化合物通常用作生产可充电电池的电极材料。

国内外锂资源需求(2016~2020)

全球锂资源消费结构报告的数据显示,2016年,受锂电池市场驱动,世界锂化学品需求量达182000吨,同比增长约14%。目前,碳酸锂市场整体供需趋紧。碳酸锂及氢氧化锂价格自2015年9月开始出现快速上涨,到2016年5月价格上涨超过3倍;到2017年5月,电池级碳酸锂最高报价达到13.5~13.8万元/吨,较年初的13万元/吨持续上涨。

有分析认为,造成碳酸锂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下游需求逐步释放。4~5月份是锂电的传统旺季,2017年市场虽未达到预期的热度,但与1~3月份相比,无论是磷酸铁锂、三元材料开工率都已有所提升,2017年以来三元材料新上的产能也在逐步释放中,而钴酸锂对碳酸锂的需求量总体相对稳定,因此后期碳酸锂资源紧张的情况还将持续。另一方面,碳酸锂产量总体稳定,产能释放空间有限。盐湖卤碳酸锂产能在4月份尚未释放出来。

电池级碳酸锂价格(2014~2018)

锂资源虽然丰富,但由于国内盐湖资源地处高海拔,环境恶劣,工业基础较差;除西藏盐湖外,其他盐湖镁锂比高,分离难度大,且由于盐湖成分差异,提锂技术通用性差。目前,盐湖提锂产能约为5万吨/年,但产能利用率仅 35%左右,碳酸锂后期供应仍然比较紧张。

市场经济条件下,锂资源的供需状况影响着锂矿价格的起伏涨落,下游的旺盛需求加之中国锂矿资源开发进程缓慢,以及锂矿巨头的垄断性操纵,锂资源价格频频上涨也就不足为奇了。

按照国家规划,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将达到200万辆,锂作为稀缺能源难以满足新能源汽车的供应,未来供需缺口将日益扩大。有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国内电动汽车用锂离子电池需求总量为1.27GWh,其中约0.97GWh用于纯电动汽车,占总量的76%,而纯电动客车市场一季度的电池需求量为0.1GWh,占总量的8%。自2011年以来,由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动力电池需求量持续增加。

然而,锂市场作为车用电池的主要投入可能是短暂的。彭博公司报告显示,丰田汽车正在开发硫镁充电电池技术,该电池可提供两倍于现有的锂离子电池的单位容量,不过这一技术实现商业化尚需时日。

且以锂矿资源量论短长

从全球范围来讲,锂资源整体来说比较丰富。主要分布在阿根廷、玻利维亚、智利、中国和美国。从全球储量分布上来看,目前锂资源分布呈现高度集中的特点。有资源报告数据显示,智利锂储量占全球比重的51.83%,中国占比为22.12%,阿根廷占比为13.82%,澳大利亚占比为11.06%,上述4个国家锂探明储量之和占全球总探明储量的99%,基本上垄断了全球锂资源。全球锂资源的高度集中是很难改变的客观现实,这种分布特点直接引发了企业对锂矿资源控制权日益激烈的争夺,另一方面也导致了锂生产与供应的高度集中,碳酸锂等产品价格容易被巨头企业控制和操纵。

显然,作为支撑新经济的主要稀缺资源,锂矿资源日益凸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仅为我国发展电动汽车提供强大的资源支持,且也势必将在全球范围内以资源量论短长。

在我国,锂资源主要分布在青海、西藏、新疆、四川、江西、湖南等省区,其中青海和西藏两地盐湖锂资源储量占全国锂资源总储量的75%左右,资源相对集中。从矿床类型看,我国的锂资源主要为矿物型和盐湖型,其中盐湖锂资源约占全国总储量的80%,矿石锂资源约占20%。

据自然资源部2017年全国矿产资源储量情况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的数据显示,我国“三稀”(稀有、稀土和稀散)金属矿产2017年查明资源储量大多数增长,但锂矿和锆矿增长缓慢,只有0.6%和0.2%。5年来,锂矿查明资源储量下降了2.4%。截至2017年底,全国锂矿查明资源储量967万吨,比上年净增加5.92万吨,增长0.6%。2017年,全国锂矿勘查新增查明资源储量5.03万吨。

我国盐湖卤水型主要分布在青海和西藏,该矿床主要产出卤水锂,有碳酸盐型、硫酸盐型和卤化物型3种,目前主要开发的盐湖卤水为硫酸盐型和碳酸盐型。另一种是锂辉石供应商。工业级碳酸锂进一步加工的成果,是氢氧化锂(通常用于机械产业)、电池级碳酸锂(用于正极材料)、氟化锂(下一步转化为六氟磷酸锂,是电解液的材料)、高纯度碳酸锂(化工用)。作为我国盐湖资源的主要富集地,青藏高原盐湖资源的潜在价值在1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然而,数十年来,我国盐湖资源开发技术水平相对滞后,产业链短、附加值低。

截至2016年底,我国锂盐产能折合碳酸锂约17万吨,其中卤水提锂产能约4.5万吨,其他均为矿石提锂产能。

2016年锂资源供应增加有限,考虑已有规划的其他新增产能投放计划(盐湖、矿山),合计新增产能约23万吨。但因锂资源供给特殊性,新增矿山建设周期普遍在3年~5年以上,其新增盐湖开发周期更长,达5至7年,因此新增产能投产进度料将较为缓慢。这也导致我国锂产品加工原料对外依存度高,长期依靠进口。

有专家表示,未来,碳酸锂供需偏紧,供需缺口仍较大。寻找科学途径推动盐湖锂业开发的突破,对推进我国盐湖资源综合开发将产生积极效应。当前,在完善工艺、进一步增加碳酸锂产能的同时,加强科技研发、尽快推出锂盐的下游终端产品、加快产业延伸已成为我国盐湖锂业开发的重中之重。□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