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美丽中国的“金色答卷”

——原武警黄金部队官兵为国寻宝找矿实录

2018-11-30 9:01:4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林琳 刘文举

这是一支颇具传奇色彩的队伍,他们因金而生、以黄金命名,却远离着“黄金”带来的财富,常年与大山为伴,与艰苦同行;

这是一支与共和国命运密切相关,伴随共和国不断壮大的精兵劲旅,先后历经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始终初心不改,忠诚于党;

这是一支世界军事史上绝无仅有的以地质勘探为己任的“国家队”和“野战军”,他们斗风雪、过沼泽、攀峭壁,与生命抗争,与死神相搏,踏遍青山为祖国寻金找矿,书写了一曲曲无悔的青春壮歌。

他们,就是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黄金部队。

驻藏区的黄金十一支队官兵填补了我国高海拔无人区一个又一个地质空白 季永健 摄

2018年3月,党中央公开发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对黄金部队改革作出决策部署,“转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并入自然资源部,承担国家基础性公益性地质工作任务和多金属矿产资源勘查任务”。同年8月28日,该部队移交自然资源部仪式在京召开,标志着这支寻金劲旅将挥别军装,奔赴更广阔地质战场,成为贯彻落实习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建设美丽中国的新的生力军。

在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让我们一起回顾这支英雄部队走过的40年光辉历程,回望一代代黄金人向祖国和人民交出的“金色答卷”!

金色足迹

历史不会忘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黄金年产量仅为4.07吨,此后30年间,全国共生产黄金277吨,平均年产量不足10吨。幅员辽阔的资源大国竟然是产金小国!贫金的帽子重重压在中国人民头上,也成为中国国家领导人夙夜牵挂的难题。

“让部队去找金子!”肩负着党和人民的重托,1979年3月7日,寻金探宝“国家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黄金部队诞生了,一场寻金强国的突击战就此打响。

金色晨曲。清晨,战友们在沟塘边洗漱。吕广臣 摄

被时代呼唤而出的黄金尖兵,不负期望,创造了令世人刮目的找金业绩。20世纪80年代,我国第一个斑岩型特大岩金矿床——黑龙江团结沟金矿由黄金部队提交;时隔不久,嘉陵江畔,全国第二大金矿——四川白水砂金矿问世。仅“六五”期间,黄金部队就提交178吨黄金资源储量报告,占全国提交黄金资源储量的1/3,其中60.5%以上可以直接生产利用,为国家走出黄金捉襟见肘的困境提供了有力支撑。“七五”期间,全国黄金工作领导小组在全行业推行黄金部队储量承包管理模式,带动全国地勘队伍几年内提交1000多吨黄金资源储备,将中国贫金的帽子扔进了太平洋。

神奇在延续。中原大地、巴山蜀水、草原荒漠……一座座金矿在黄金兵的脚板下现形。40年踏梦出征,黄金部队累计探获黄金资源储量2365吨。在共和国版图上,留下了富民强国的金色诗行。

金色课堂

国民之魂,文以化之;军人之魂,文以铸之。一支军队在长期发展中形成的独特文化,既是其薪火相传的血脉基因、官兵团结奋进的纽带,也是人民群众了解和认知这支军队的重要标识。

黄金部队忠实履行“为国找矿、为民造福、为党增辉”的职责使命,赋予了黄金文化深刻的思想内涵,诠释了先进军事文化的精髓,着力表现出忠诚于党的政治品格、热爱人民的根本立场、报效国家的志向抱负、献身使命的崇高品质、崇尚荣誉的精神追求。如果说黄金部队的发展史是一部自觉响应党和国家号召、服从服务于大局的创业史,那么他们的文化就是用新形势下强军思想教育人、培养人、塑造人的历史。

改革开放初期,在全党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转移、国家急需黄金战略储备的紧要关头,黄金部队受命组建,开始了寻金报国的伟大征程,在经济建设中成长为一支“金不换”的劲旅。党和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脱贫攻坚战,黄金部队挥师西进,在无人区、贫困区找到一条条金矿带,捧出一个个“金娃娃”;在“听谁指挥”“为谁当兵”等历史课题面前,交上了一份令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许多发达国家经济形势江河日下。此时,黄金部队及各支找矿队伍已使国家黄金储备跻身世界第一的位置。

从贫金到第一,该部队为战略机遇期提供了强力战略支撑,助推中国“经济高铁”增速平稳运行。

部队组建初期,官兵奉命挺进大小兴安岭,昼夜不停执行寻金任务。 杨其华 摄

黄金部队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壮大,官兵既是改革大业的见证者,又是建设者。他们从改革开放中汲取政治营养和实践精华,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凝聚形成的“三热爱”“三光荣”“三特别”和“西口子精神”“阳山精神”,一次次提升了黄金部队文化的纯度。

“金色课堂”使黄金部队内化于心和外化于行相统一,使官兵在军营这个大学校、大熔炉中提升思想境界,陶冶道德情操,砥砺意志品质,培育优良作风,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逐渐培养起来。组建40年,部队先后历经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每次都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坚持部队发展需求服从国家战略需求,部队局部利益服从国家全局利益,部队转型布局服从国家改革布局。如今,这支政治可靠的文明之师、地质找矿的精锐之师,正用报效国家的“金色梦”促进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金色人生

在为国找矿的漫漫征程上,“榜样”的力量如同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在黄金部队中,3人当选“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2人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4人荣获中国地质界最高奖——“李四光野外地质科学奖”,9人荣获中国地质学会金罗盘奖,36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1986年,黄金三支队寻金小分队跨过冰封雪裹的额尔古纳河,来到号称“中国北极”的无人区——大兴安岭北坡的西口子。在全年仅有两个月无霜期、最低温达零下50℃的恶劣环境下,官兵凭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精神,在5年内向国家提交了27吨砂金资源储量。如今,在大兴安岭一带,这支英雄部队先后探获了砂宝斯、旁开门、宝兴沟等数座金矿。

2016年7月,在平均海拔4500米青藏高原执行地勘任务的黄金六支队三大队的官兵们。 徐洪亮 摄

在死亡之海罗布泊边缘,战士伍军身背黄金矿样在戈壁滩迷路3天3夜,被战友找到时已面目全非,而26件矿样却完好无损地压在身下。就在这一年,部队依据他提供的矿石样品信息,发现了3条金矿带。同一年,在横亘延绵的甘肃文县阳山上,已退休的黄金一总队总工程师马自遴与老伴、黄金指挥部高级工程师沈厚诚加入部队寻找大矿的战斗,在山沟一干就是10多年,将一腔热血倾注给了阳山的“金娃娃”。

在荒凉贫瘠的陇南山区,时任黄金十二支队工程师郭俊华护送矿样下山时翻车受伤,救治后留下了阵发性头痛和腰酸背痛的后遗症,但他坚持奔走在野外一线,并提出“斜长花岗斑岩脉为找矿标志”的新观点,为探获阳山大矿做出重要贡献,被评为“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黄金兵,金子心。”一位到过黄金部队的诗人这样感慨。黄金十二支队钻机机长、一级警士长夏永进30载以钻台为家,革新技术成果30多项,排除钻井故障300多起,为部队节约成本千万余元。他带的许多兵提干了,他却依然书写着兵头将尾的金色人生。阳山水质硬,久饮必结石。北川汉子张仕聪当了17年兵打了17年钻,2002年光荣退役时前脚刚办完手续,后脚便躺上了手术台。医生惊呆了,他的胆囊塞满了黄豆般大大小小的石头。这就是朴实无华的黄金兵,找了十几年矿,没有带走一丁点黄金粉末,却带走了一胆囊的石头。

马庄山金矿位于新疆哈密,自清朝起就有人在此淘金,但从未留下可考的地质资料。黄金八支队果断进入这一区域,凭借地质锤、放大镜等简陋装备,在茫茫戈壁摆开寻金战场。一直坚守在这里的高级工程师易正文,因长期的野外超负荷工作,患上严重的肝病。“找不到黄金,死也要埋在这里!”他用大把药片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继续工作,实在疼得厉害就用地质锤抵住肝部休息一会。随着病情恶化,他最终倒在了寻金路上。3年后,他的儿子易凯大学毕业,毅然拿起父亲留下的地质锤,义无反顾地走进戈壁。支队官兵历经10年艰苦拼搏,在此探获黄金资源量21.8吨的大型金矿,成为哈密地区的经济支柱产业,成千上万的各族群众依靠黄金矿山走上致富之路。

新疆哈拉奇工作区地形复杂、环境恶劣,防恐怖防袭击压力大,黄金七支队官兵从胶东半岛行程万里来到新疆南疆,以大无畏精神直面生死挑战。阿勒泰工作区,山高坡险、峭壁林立、沟壑纵横,交通异常困难,天气非常恶劣,有效施工期只有3个月。担负该区域矿产地质调查任务的黄金八支队100名官兵,仅用76天,高质量完成数字化填图608平方千米,高精度磁法测量620平方千米,水系沉积物测量1035平方千米,发现有工作价值矿化点6处。期间,官兵17次搬家迁营,10次挺进无人区,背坏61个背包,磨破300多双胶鞋,每人每天徒步作业近30千米。

西藏昂仁工作区平均海拔4800米,最高海拔6005米,氧气含量仅为海平面的50%,为了测得精准数据,官兵时常经受高紫外线、岩溶滚石、暴风雨雪的侵袭,甚至要赤脚趟过冰冷的远古冰河,攀爬雪山峭壁,在“生命禁区”挑战生理极限。伴着“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铿锵誓词,他们挑战禁区、建功雪域,填补了我国海拔6000米以上没有大比例尺地质填图的空白。

金色钥匙

找矿,既是对体力和意志的挑战,也是智力和科技的比拼。

黄金部队牢牢把握“科技是找矿支撑”的方向,逐步实现了从罗盘、地质锤和放大镜“老三件”到数码相机、摄像机、掌上电脑、录音笔和手持卫星定位仪等“新五件”探矿设备的发展;地理信息管理系统全部投入使用,结束了手工绘图的历史;高精度卫星定位系统配备到地质中队,使成矿预测时间显著缩短;海事卫星电话、北斗卫星定位仪、车载电台等设备的使用,对点遍全国、人撒九州的部队矿点实现了高效管理;卫星遥感解译、数字图像处理、高密度电法仪、全液压钻机等高科技装备和先进找矿手段的应用,实现了空中、地面和地下立体透视矿藏的突破,标志着黄金部队正在快速进入数字化找矿时代。

创新带来突破。上世纪80年代,黄金部队科研人员突破“碱性岩脉不成矿”论,发现东坪金矿。1989年3月,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传遍黄金部队:时任九支队总工程师的祝延修和苗建华与河南省地调一队、陕西省地调六队合作完成的论文《小秦岭金矿地质勘查科学研究的重大突破与发展》,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殊荣的背后,凝结着部队科研人员敢为人先的气魄和科学求是的精神。空前的发现使沉默30年的小秦岭地区拥有了第一座特大型金矿,使河南一跃成为国内第二大产金省。

为获得精准地质信息,担负水体作业的战友。柳睿荣 摄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砂金越来越少,寻金向地层深处延伸,科技的作用更为凸显。黄金地质研究所科研人员倾注10年心血,完成了中国典型金矿研究等5大系统工程,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黄金矿产图集》第一次全面反映了我国黄金矿产资源分布、生产利用与发展远景。《中国科学报》称赞此图集“集我国黄金勘探、生产与科研之大成,为我国黄金发展史上之首创。就其综合性、系统性和基础性而言,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中国矿物志》的大家族里,一直缺少金矿物志。1994年,黄金地质研究所工程师蔡长金6年攻关完成《中国金矿物志》,填补了这项空白。

1996年,第30届世界地质大会由中国承办,黄金部队因功勋显赫成为13家主办单位之一。展览平台上,高级工程师宋磊发明的快速找金新技术,实现了野外采样、测定、定位一体化,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黄金指挥部时任总工程师蒋志在国际上提出地球脉动学说,影响深远。当地理信息系统在国内还是个陌生词语时,黄金地质研究所已率先进入计算机制图时代,并建立了集地质、遥感、物化探等多学科于一体的综合信息数据库。多年来,黄金部队先后完成科研项目340余项,其中27项达到国际、国内先进水平。

2009年,14本通览全局的《战略地质调查》是黄金地质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卿敏和研究所集体献给中国黄金事业的极具学术价值的厚礼。在这份调查中,国内外金矿一览无余,成矿地质背景、矿床地质特征、地球化学特征、大地构造成矿特征、矿床成因探讨都有着翔实的描绘与解析。卿敏先后主持或参与原国家计委、国家黄金管理局、黄金指挥部计划内科研项目及国家重点黄金矿山委托的科研和生产项目20余个,累计提交金资源量近200吨,更有4项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奖。2008年,这位“黄金博士”又当选为中国青年科技协会常务理事,跻身全国拔尖科技人才行列。

2016年,黄金部队拓展军事地质调查工作,在基础理论、标准规范、技术方法和“一库三图”产品体系等方面,取得了一批初步创新成果,有1人被中央军委科技委聘为国防科技领域战场环境保障专业组专家,军事地质研究与应用科技创新团队入选自然资源部第三批科技创新团队培养工程。近5年来,黄金部队培养出40余名博士、150余名硕士和110余名“含金量”高的专业技术骨干。

金色丰碑

这支担负地质找矿任务的经济建设部队,在国家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危机矿山增储、国家找矿战略突破行动和脱贫攻坚战等重大战略部署中,立下了不朽功勋。

1989年夏,黄金部队在大兴安岭乌拉嘎发现了我国第一块酷似中国版图的狗头金,被称为“版图金”。当中华民族复兴梦想一步步向目标迈进时,人们不会忘记黄金部队树立的金色丰碑。

2015年,在新疆昆仑山脉执行军事地质调查任务的黄金八支队官兵。肖鑫 摄

组建40年来,部队先后在全国26个省(区)、46个成矿区带开展地质找矿工作,发现金矿床325处,探获金资源储量2365吨,为国家新建、扩建矿山近百座,27项科研成果达到国际国内先进水平,有力支援了国家经济建设,河北省、河南省为此专门为黄金部队树碑立传。改革开放初期,部队直接生产黄金24万两,为国家提供了急需的黄金储备。“七五”期间,黄金部队用国家黄金行业1/6的人力财力提交了占全国1/3的储量。“十一五”期间,部队探获超大型金矿3个、特大型金矿3个、大型金矿7个,探获金资源量619吨、铜铅锌资源量40万吨、钨钼资源量31万吨,一大批重点矿藏被开发利用,有力支援了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其中,甘肃省文县阳山超大型金矿,已探获金资源量将近400吨。甘肃省岷县寨上金矿和内蒙古包头市哈达门沟金矿,探获金资源量分别达134吨和120吨。黄金部队累计完成1∶5万区矿调50项,共217幅8万余平方千米,25份成果报告23优2良,111个图幅81优30良;主导编制全军军事地质调查标准规范,向军委推送重点方向军事图集,完成了两项应急保障任务。此外,部队先后参与了大兴安岭灭火、98抗洪、新疆“7·5”事件、西南冰冻雨雪灾害和抗旱救灾以及汶川、芦山、岷县、鲁甸、尼泊尔等应急抢险重大任务,赢得了党和人民的赞誉。

所有经典,皆为序曲;继往开来,砥砺前行。盘点历史,黄金部队留下了一座座金色丰碑。黄金兵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升腾起一片金色的希望。黄金兵在哪里发现矿藏,哪里的小康之路就变成金光大道。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这支曾经的寻金劲旅必将成为建设美丽中国的中坚力量。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