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9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对审批有意见该如何办?

——压覆矿产资源审批专题报道之四

2020-4-7 7:13:3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申升

压矿审批是行政许可的具体行为,因此法律关于具体行政行为的所有救济途径均可以实施。

为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我国《行政许可法》规定,申请人的申请符合法定条件、标准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做出准予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行政机关依法做出不予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的,应当说明理由,并告知申请人享有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也就是说,作为行政机关,其对申请人负有法定的告知义务。在“准予压覆决定”情形中,因为已经满足申请人即建设单位的诉求,通常不存在建设单位采取救济的问题。

在“不予压覆决定”情形中,从理论上讲,作为申请人即建设单位可以采取复议或者起诉的救济措施,请求相关机关决定或者法院判决压矿审批的矿政机关批准压覆行为;而作为被压覆对象的相关矿业权人通常不会采取救济措施要求批准压覆,但是如果矿业权人是基于压矿审批矿政机关的原因签订了同意压覆意向书但最终出现“不予压覆决定”的情况下,不排除相关矿业权人也会采取措施。

上述问题的分析涉及到另外一个法律问题,即行政复议申请人或行政诉讼原告是否适格的“法律利害关系”问题。我国《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最高院相关案例观点认为,影响原告主体资格是否成立的因素可分为以下两种:一是起诉人诉请保护的权益类型,二是行政实体法律规范的规定。只有当起诉人诉请保护的权益,恰好落入行政机关做出行政行为时所依据的行政实体法律规范的保护范围时,起诉人的原告主体资格才能被承认。反之,如果起诉人虽有某种权益,但并非行政机关做出行政行为时需要考虑的,或者起诉人并不具有行政机关做出行政行为时需要考虑的权益,人民法院均不宜认可其原告主体资格。

同时,行政诉讼中的原告主体资格问题,既与行政实体法律规范密切相关,也与当事人诉请保护的权益类型、诉讼请求和诉讼理由密切相关。易言之,同一起诉人对同一行政行为的起诉,可能由于其所诉请保护的权益类型、诉讼请求和诉讼理由的不同,其是否具备原告主体资格的结论可能会有所不同。

《矿产资源法》规定,国家保障矿产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各级人民政府必须加强矿产资源的保护工作。作为政府和自然资源部门负有“保护矿产资源”的法定职责,应当依法保护国家所有的矿产资源不受损失,保护矿业权不受侵犯。因此,还存在以下其他可以采取的救济措施或途径:一是上级机关对下级机关的监督检查。需要明确的是,除上述可采取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救济途径之外,我国《行政许可法》还规定,上级行政机关应当加强对下级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因此,从这一意义上讲,向上级机关反映要求纠正下级机关违法行为也是不错的救济选择。二是人民检察院提出检察建议或提起诉讼。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破坏资源保护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资源保护领域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向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法履行职责。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人民检察院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基于此可考虑采取请求人民检察院提出检察建议或提起诉讼的方法。三是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规定(试行)》指出,2018年起由审计试点进入到全面推开阶段,对被审计领导干部任职期间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情况变化产生的原因进行综合分析,客观评价被审计领导干部履行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责任情况。可见,矿产资源属于领导干部离任审计的范畴。□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