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行者无疆

——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发展纪实

2015-5-12 9:57:0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亚楠

祝辞: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的行者们从未畏惧。多少山川河流、雪地草原留下了他们坚定的脚印,正是这一个个的脚印,串成了一条条与地勘工作紧密相连的线,牵出硕果累累,谱出地勘风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十院的行者们早已整装待发,怀着一颗赤诚而有信仰的心,在漫漫地勘路上,与山水为伴,与行者同行。

感言:

栉风沐雨几十年,从没离开这个行业一天,不管是苦是累,是甜是乐,从没后悔过、疑问过。既然选择了,就要闯一下、拼一下。作为一个老地质队员,亲历了地勘行业的兴与衰,苦与乐,感受深刻,领悟多多。下海创业,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终于与全院职工携手并肩迈出了艰难的几步。但这几步,洒满的是全院职工的无数汗水与辛酸,自己的作用很小、很弱,只是把大家凝聚到一起。以后的路还很远,也可能更难走,我们要有必要的心理准备。没有行业的好与坏、优与劣,只有看我们怎么走好今后必须走的路。

——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院长 王文龙

观察透视:

近10年来,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先后发现并勘查了2处大型矿床、4处中型矿床,以及多处小型矿床、矿化点、找矿靶区,找矿成果显著;先后被授予全国经典地质队、自治区文明单位、全国地质勘查行业先进集体、自治区“五一”劳动奖、自治区总工会“工人先锋号”、全国国土资源管理系统先进集体、自治区文明单位标兵、全国模范地勘单位等荣誉称号。

同绝大多数地勘单位一样,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的发展史并无惊心动魄之处,因为他们都是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地勘单位历经属地化和内部企业化之后,开始走上一条壮大之路。

但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在同行眼中似乎走的更远:近10年来,先后发现并勘查了2处大型矿床、4处中型矿床,以及多处小型矿床、矿化点、找矿靶区,找矿成果显著;先后被授予全国经典地质队、自治区文明单位、全国地质勘查行业先进集体、自治区“五一”劳动奖、自治区总工会“工人先锋号”、全国国土资源管理系统先进集体、自治区文明单位标兵、全国模范地勘单位等荣誉称号。

院长王文龙说,其实,地勘十院的每一个人都是行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一)

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坐落在“红山文化”发源地赤峰市。

汽车开出赤峰机场后,一路驶向地勘十院。窗外塞北苍白的天空和料峭春寒中直刺天空的光秃秃的树木,说明春天还没有到来。而我们走进地勘十院,这里却春意盎然。

接待记者的地勘十院副院长、总工程师张忠说。每年四月份,地勘队员们就开始出队前的准备工作,这一走,七八个月才能回来。正是凭借这种辛苦,近年来他们发现并勘查中型以上项目十几个:

——2002年,对内蒙古西乌旗花敖包特地区进行勘查,最终探明该矿区银、铅、锌矿石总量3129万吨,银金属量6008吨,铅金属量62万吨,锌金属量74万吨。银、铅、锌的平均品位分别为192克/吨、1.99%和2.37%。

——2005年,对内蒙古西乌旗道伦达坝铜矿进行勘查开发,先后探明铜金属量18.82万吨,钨金属量3.93万吨,锡金属量2.4万吨,银金属量628吨,并确定该矿为一处大型铜多金属矿。

——2007年以来,该院又先后发现阿鲁科尔沁旗敖包吐铅锌矿、巴林右旗昂格图铅锌矿,并拿到政府资金支持对它进行了勘查。其中敖包吐铅锌矿已提交矿石储量1134万吨、铅锌金属量39.7万吨、银624吨、铜9300吨,已达中型以上规模。而昂格图铅锌矿经过初步勘查后,预计也有望达到中型以上规模。

同时,该院还发现并勘查了通辽市扎鲁特旗水泉铜多金属矿、翁牛特旗黄花沟铅锌矿这2处达到中型以上规模的矿床。

张忠说,该院找到的大中型矿山全部已经开发生产或产生效益。

现代管理理论中有一条重要的基本原理——人本原理,该原理认为人始终应该居于管理的中心地位并发挥主导作用,因此,应立足于人,调动人的积极性,提高人的基本素质这个根本途径,从而实现管理系统的优化。

该院深刻认识到,科技进步,靠的是人才;管理进步,靠的是人才;事业发展,靠的也是人才。人,才是地勘十院最丰富的资源。人之于地勘,正如演员之于演戏,没有好的演员,再好的剧本,再漂亮的舞台都等于是空架子。

该院在培养人才的方式上,采取内育外引的机制,一方面通过公开招聘,吸引技术骨干管理人才和大学毕业生来院工作;另一方面更注重自己培养人才,地勘十院戏称这种人才机制运作是“换脑工程”。

从2002年起,该院从吉林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引进资源勘查、水利工程、地质工程等专业人才120余人。该院还注重对在岗职工在业务和技术方面的继续教育,规定每年至少组织培训2次。10年时间,该院先后共有46名干部职工参加本科和研究生课程的学习,并获得了学位。

2012年年初,为适应新技术下的区调工作,该院组织开办数字地质调查系统培训班,特意聘请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畅和李丰丹来到现场讲学,传授数字化填图技术的使用方法。这一举措使得该院成为内蒙古第二家熟练掌握该技术应用方法的地勘单位。

培养人才,用好人才,留住人才,就是要千方百计激活每个职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为达到这个目的,除了放权给人才,在战略上引导好,组织上保证好,管理上协调好之外,还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激励机制。为此,院长王文龙提出了一种物质激励与精神激励相结合的激励机制。

王文龙将奖金制度向勘查第一线倾斜,将一线职工的工资和奖金与机关工作人员拉开了距离,并在全院开展专业技术力量选拔活动,对入选的人才给予特殊津贴。

如果只有物质上的激励制度,而没有精神上的激励机制,职工在满足于物质享受的同时,就会失去精神依托,从而导致工作效率的下降。因此,地勘十院更强调“脑袋投入”。

一直以来,地质锤、罗盘和放大镜这3件不起眼的小工具被地质工作者亲切地称作“三大件”,因为在渺无人烟的草原和森林里,指引方向、看图、采样和观察标本都少不了他们。在传统“地质老三件”的基础上,该院给每位地质队员又配备了“地质新三件”,即笔记本电脑或掌上电脑、GPS定位仪和数码相机。尤其是在掌握了数字化地质调查系统后,该院又购进一批集手持计算机、GPS、数码相机、数码录音笔、数码摄像机于一体的数字化采集仪、可使地质人员在野外一线获得最真实、最原始的数据。

地勘十院怀有对每个生命个体的尊重,这种尊重体现在管理的细枝末节上。

在一本《地勘先锋》的书中记载了这样的故事:“由于地勘行业不景气,十院同其他地勘单位一样都有相当数量的下岗职工。其中有300多名下岗职工都是在地质队工作多年,为国家地质工作奉献了自己美好的年华。现在他们老了,生不逢时又赶上变迁的时代,被时代的列车抛下了轨道,一时生活没了着落……”

他们是自己多年的同事、工友,怎能忍心看着他们困顿!王文龙首先从帮助他们再就业和提高他们生活水平两方面入手。

地勘十院首先在院内积极挖掘就业岗位,积极与地方政府协调。不久便启动了“4050”工程,在地方政府协同下安排了17名40岁以上的下岗女工。虽然这些女工所做的工作只是在院内做清洁保洁,但是她们很感动。不久又安置了70名下岗职工在院各矿业开发企业工作。

在内蒙古地矿系统规定每名下岗职工发放280元生活费时,地勘十院已把标准定到每月340元。

不仅如此。按照当时国家的政策,地勘十院送给每位下岗职工5000元股份,年底可以得到不菲的分红。目前,在十院基本解决了下岗职工的生活问题。

2015年底,地勘十院老基地职工住宅将计划交付使用,这是该院在保持队伍和谐稳定方面又一重要举措。在解决职工住宅问题的同时,也会逐步提高职工收入水平,使职工收入与经济效益同步增长,充分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完善薪酬分配制度,确保收入分配差距合理和公平。

地勘十院尊重人、善用人,平等和谐的人文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凝聚力,他才能把自己的管理理念传达给每一个职工,得到他们的认同,并转化成行动的力量。

(二)

地勘队员有一句著名的话:“我们的生命就是在路上。”

“兵贵神速,未闻巧之久也”,这是《孙子兵法》中对“速度”的经典判语。

张忠说:“地勘队员每一次出队,都是为了更好地回家。”

张忠告诉记者,1∶5万自治区基金项目,每幅380平方千米,而他们完成的项目全部达到优秀,由此可见,他们曾走了多少路,耗费了多少心血。

找矿无疑是一件苦差事。张忠说,他们每天清晨四点多起床,吃完早饭,最迟超不过五点半就出发了。平常一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下车后还得徒步行走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两个人一组,晚上六七点钟才收工。

前几年,他们一直在大兴安岭林区找矿,大山几乎被原始森林或次生林覆盖,常年见不到阳光,除了忍受蚊虫叮咬,还随时防止迷路走失。在这几乎没有人烟的地方,一旦迷失方向,可能永远走不出森林了。

有一次,张忠带着一个实习生进山找矿,可到了收工的时间,工友们发现他们俩还没有出来,当时天正下着大雨,森林里一片黑暗。怎么办,工友们急了,他们兵分两路进山寻找。直至第二天清晨四点多钟,他们才在距离集合地800多米的地方找到张忠和实习生。

张忠说,他们当时走了没有多远就感觉转向了,多年野外找矿的经验告诉他,不能再走了,如果继续向前,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就这样,他们在雨中等了一夜,他知道,工友们一定会找到他们。

2013年7月的一天,院长王文龙进山看望大家,恰巧赶上阴雨天气,大家无法外出工作。王院长一进屋,看到队员们大都在缝补袜子,他很是吃惊。原来,大兴安岭林区的夏天,几乎天天有雨,只是大小不等。张忠说,只要天上有一小片云,肯定会下雨。林区的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队员们一连几个月都穿着雨鞋,否则无法开展工作,而鞋里天天都是湿的,久而久之,不但一双袜子穿不了几天,而且队员们的脚趾甲由于长时间泡在水里,几乎都脱落了。

吃不好,穿不好,工作辛苦……这些还是小事。在林区工作时,队员们都必须戴双层手套和防蚊虫帽,吃饭的时候也不敢摘下,可即使这样,也挡不住蚊虫的攻击,队员们身上常常被叮满一个又一个大包。

赤峰市恒安地质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梁金全对记者说,他们在额尔古纳莫尔道嘎找矿时,在当地除了蚊子叮咬之外,还有一种叫瞎蒙的东西,比蚊子还厉害。一到晚上,这种东西一见人会穷追不舍,一来就是黑压压的一片,他们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最后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在树上搭了一个厕所,有了风,这样就好了一些。

在莫尔道嘎迷路也是平常之事。有一次,梁金全和张华两个人在林区迷了路,只有两三千米的路,他们走了大半天,如果不是听到营地发电机的轰鸣声,他们恐怕早已葬身临海了。梁金全说,他们当时回到营地一见到工友们,不知怎么了,两个人忍不住放声大哭。

他们每次出去找矿,多则七八个月,少则半年回不了一趟家。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地勘十院,正是拥有着无数温馨的往事使灵魂有了深度和广度,让人心丰满,让历史成为地勘人的记忆。

(三)

“如果你爱着,就在心里写下祝福,让距离保持灵魂的高尚;如果你是战士,就在硝烟中远赴战场,用理想保持心灵的坚强。”

——苏格兰民歌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写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不能不提一个人,他就是王文龙。

在“王文龙大事记”中这样写道:

“1960年3月15日,王文龙出生于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马架子村。

1979年7月,考入辽宁冶金地质学校,攻读地球物理探矿专业。

1981年8月,分配到呼伦贝尔盟(现呼伦贝尔市)扎兰屯市116地质队,先后任技术员、秘书、宣传科副科长。

1988年12月,被调回内蒙古第二区域地质调查队,任技术员。

1990年3月,任内蒙古第二区域地质调查队办公室秘书、副主任。

1991年4月,主动要求下海,和丁海军、杨发瑞等人成立了柄把厂。

1995年8月,担任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副院长。主管地方地质项目、矿业开发工作。1996年兼任金源矿业公司经理。

2003年12月,王文龙担任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院长……”

从当院长这天起,王文龙才开始正式按月领工资。以前下海好几年,他从来没领过工资。

也就是从这一年,他们加大勘查力度,发现花敖包特铅锌矿是一座大型矿山。这一年,花敖包特铅锌矿实现利润3000万元。

为了改变地勘十院全体职工的生活,王文龙院长开会研究决定,按照当时国家政策要求,鼓励全院职工集资入股矿山。

多少年了,地勘十院一直被资金所困。曾经,职工工资都领不到手,今天,他们在历经艰难困苦之后掘到第一桶金,手里终于有了钱。

翌年,花敖包特铅锌矿给他们带来了更为可观的收益,实现收入1.5亿元,利税4000万元;2005年实现收入2亿元,利税5000万元;到2006年经营收入已突破7亿元。此时的花敖包特铅锌矿成为全国的大型有色金属矿山,居华北、东北地区之首。

巨大的成功,并没有冲昏王文龙的头脑,此时的他,表现出了更加过人的毅力、智慧和胆识,他说:“我们还得跋山涉水,不畏艰险,像战士一样去冲锋陷阵”。

2006年,地勘十院下属的鑫源公司出资3.4亿元收购了西乌旗道伦达坝铜矿探矿权,随后与内蒙古地质勘查公司、西乌旗鑫源矿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香港嘉敏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了银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开发道伦达坝铜多金属矿。该矿现已探明储量铜18.81万吨、钨3.861万吨、锡3.24万吨、银618吨。项目投资5个亿,设计年采选矿石量50万吨,一期投产每天处理矿石量1500吨,矿山服务年限30年,二期再翻一番。王文龙常对职工说:“抓住主业,发挥优势,是我们的发展思路。我们坚持以地质勘查为龙头,以矿业开发为支柱,以工程勘察与施工和多种经营为补充的发展格局。”

实践证明,确实如此。他们始终坚持强化地质勘查主导产业的战略不放松,各类工作方法、技术手段保存完好,设备更新较快,地质矿产、物化探、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地质灾害评估治理等专业都具有相当的实力,各项资质比较齐全。现有高级工程师42人,中级工程师66人,初级工程师43人,并已获得区域地质调查、固体矿产勘查、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勘察、地质灾害治理工程施工5个甲级资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调查、液体矿产勘查、地球物理勘查、地质灾害治理工程设计6个乙级资质;以及地球化学勘查、工程勘察与施工、岩矿鉴定与岩矿测试4个丙级资质。

2006年,他们承担了29幅1∶5万矿调项目,十几个固体矿产勘查项目,完成钻探工作量15000米,完成地质勘查货币工作量4500万元。

2007年,承担了25幅1∶5万地质矿产调查项目,市场项目17幅,完成钻探工作量35000米,完成地质勘查货币工作总量6000多万元。

2008年,承担了25幅1∶5万矿调项目,7个固体矿产勘查项目,完成钻探工作量55000米,完成地质勘查货币工作总量8000多万元。

2009年,他们续做内蒙古自治区矿产勘查项目7个,其中4个项目为自治区重点项目,1∶5万矿产地质调查2个,煤炭预查项目2个,综合研究项目1个,市场项目30余项,总产值6500万元。

2010年,承担的自治区勘查项目8个,市场项目11个,总产值4000万元。

通过几年来不断扩大勘查力度,不断增加资金投入,作为地矿经济产业链条的上游环节,他们在地质勘查业的率先起步与复兴为全院产业经济快速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拉动作用。

工程勘察与施工是他们的一个比较优势产业,在赤峰地区的市场占有率达到50%以上,远远超出其他几个具有相同资质的勘查单位,目前,他们已获得岩土工程(勘察、咨询、监理)、水文地质2个甲级资质,工程勘察专业类(岩土工程设计、测试、监测、检测)、工程测量等乙级资质。

近几年来,面对勘查市场的进一步萎缩,他们在工程勘察业上及时调整经营思路,在保持赤峰市勘查市场占有份额的基础上,不断向邻近省市地区渗透、向邻近专业渗透,先后在京、津、晋、冀等地区开展了业务,同时在经营手段上向交通、水利、电力、国土等方面靠拢,并以优质的服务和可靠的质量赢得了客户的广泛好评,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十二五”期间,他们的工程勘察与施工业绩平稳上升。

地勘十院有公论,如果地勘十院没有王文龙,那将是另一番景象。

有人说,王文龙是地勘十院之魂。

(四)

王文龙像一个行者,“来无影,去无踪”。他的工作时间表安排的满满的,说白了,除了周六日不休息,晚上也常常工作到后半夜。

采访结束时,记者才与风尘仆仆从项目上赶回来的王文龙见了一面。

他说,地勘和采矿业目前又进入一个“严冬期”,这个“严冬”比以往更加寒冷,怎样能平稳地度过这个“冬天”,是他们面临的又一轮新的挑战。

2014年以来,他们通过调节产能,矿业开发依然稳步运行。在建的敖包吐矿山是他们的参股企业之一,也是矿业开发重点项目,是他们新的经济增长点,截至目前,已投入7800余万元到矿山的建设之中,选矿厂、尾矿库、供水系统和办公楼已全部竣工。

2014年,他们承做了呼伦贝尔大门德力林场地区数字填图、呼伦贝尔库伦林场地区数字填图、呼伦贝尔扎斯马勒坂板地区数字填图、呼伦贝尔乌音呼日勒庙地区数字填图4个地调局项目,产值为865万元;扎鲁特旗德勒特达板铅锌多金属矿普查等4个自治区基金项目野外工作也已结束,产值为1415万元;同时,承揽了9个市场项目,产值为1993万元。

这一年,他们还承做了银漫矿业公司尾矿库、选矿厂勘察、省道210线新惠至老虎山公路工程勘察、内蒙古元天化有限公司堆场厂区工程勘察等大大小小200多个项目,涉及修路、建桥等领域,市场收入791万元,盈利296万元。

2014年,他们通过努力,地质矿产勘查、矿业开发和水文地质、工程勘察与施工、环境地质灾害评估等各项工作均取得一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预计全年共实现产值1.6亿元,实现利润4000多万元。

王文龙对记者说,地勘业的持续发展,可以用四个底线问题来回答:一是靠什么凝聚人心?二是靠什么维持今天、明天和后天的产业经济发展?三是靠什么获得比较竞争优势?四是靠什么获得持续竞争优势?

其实,地勘十院在王文龙的带领下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他们是一个个行者。

行者无疆。

编辑辣评:

行者,是用自己的脚步来丈量生命长度的人,是漫漫人生路上的坚毅的歌者。内蒙古第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的行者们,用自己的双脚,踩出了一条通往成功的大道。雪地,草原,山峦,丛林……那些我们闻所未闻的地方,埋藏着无数的矿藏,等待着我们的行者去发掘。前进吧!行者无疆。

院长王文龙

院领导班子

观察岩性

地质人员冒雪工作

赤脚过河

细致入微的观察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