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煤炭重组潮起去产能进入新阶段

2018-1-3 9:05:43 作者:王金龙

2017年煤炭去产能1.5亿吨的目标任务已经完成。据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介绍,2017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已从2015年的1.08万处进一步减少到7000处左右。

在2016年,国务院就印发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从2016年开始,用3至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随着总量去产能目标的逐步实现,煤炭行业将向结构性去产能转变。”陕西省发改委一官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神华与国电之间的合并已经为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提供了参考样本,2018年煤炭企业或将迎来兼并重组潮,减量重组5亿吨的目标也有望实现。

煤企“强强联手”

在2017年,神华与国电合并成立国家能源集团,后者资产总额超过1.8万亿元,拥有煤炭、常规能源发电、新能源、交通运输、煤化工、产业科技、节能环保、产业金融等八大业务板块,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火力发电生产、可再生能源发电生产和煤制油、煤化工公司。

如果说神华与国电之间的合并属于煤炭央企“强强联手”;那么,山西省七大煤炭企业之间深度重组,则可以说是抱团做大。

2017年7月27日,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国投”)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高达500亿元。

山西国投成立后,阳泉煤业、大同煤业、潞安环能、西山煤电、山煤国际、阳煤化工、山西汾酒、太钢不锈、太原重工、ST三维、蓝焰控股、太化股份、通宝能源、国新能源等山西省14家上市公司相关控股股东的股权被划转到山西国投。划转完成之后,山西国投不仅实现对上述14家公司控股,同时还是七大煤企的直接控制人。

“由于山西省各煤炭企业之间业务同质化严重,因此重组、整合迫在眉睫,只是此前缺少一个的契机。”山西省国资委一位官员向记者介绍,早在2014年6月,山西省政府发布的《关于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实施意见》中,就提及要“以经营国有资本为主要功能,有序组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上述山西国资委官员表示,在2017年11月下发的《山西省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中已经表明改革方式,“改制可采取独立改制、重组、兼并、合资、转让国有产权和股份等多种形式进行。企业可结合实际情况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或国有资本控股、相对控股、参股的公司制企业。”因此,不能一句话概括山西煤炭企业此次重组。

然而,在煤炭业内人士看来,不管是神华与国电合并,还是山西煤炭企业重组整合,都将改变原有煤炭行业市场格局。

“以前,在煤炭行业有五大发电集团外加神华、中煤;在煤炭聚集区山西又有七大煤炭公司,随着兼并重组的推进,原有格局将被打破。”一位煤炭分析师认为,煤炭企业通过兼并重组,不仅仅可以达到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改革要求;还可以提升企业整体实力,为下一步走向世界开展海外并购奠定基础。

果断“退”有序“进”

在2017年11月举行的2018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全面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是煤炭去产能的主基调,要从总量去产能转变为结构去产能,保证先进产能有序地增,落后产能尽快地退。

这意味着,随着煤炭去产能总量目标的实现,煤炭去产能将向结构去产能转化。

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建成大型现代化煤矿1200多处,产量比重占全国的75%以上,其中,建成年产千万吨级特大型煤矿59处,产能近8亿吨/年。建成智能化开采煤矿47处。优质产能快速增加,煤炭现代化水平大幅提高。

“在未来,煤炭企业的实力,不是论有多少煤矿,有多少资产;而是论有多少优质煤矿,有多少资产能够带来利润。”陕煤集团子公司一位负责人向记者如是表示。

据陕煤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陕煤集团已实现销售收入2346.9亿元,实现利润79.2亿元。“目前,陕煤集团优质煤炭占比已达94%,之所以如此之高,是因为陕煤集团提前关闭落后矿井。”陕煤集团党委宣传部李华向记者表示,从2014年开始,陕煤集团就率先启动了关闭资源枯竭、安全环保指标差、竞争力弱的8对矿井。在国家去产能政策措施实施以来,又将原计划三年关闭的18处矿井提前到2016年一年关闭到位,退出产能1815万吨,占全陕西省62%。

有退需有进,陕煤集团在果断“退”的同时,还适时有序地“进”。通过内部减量,区域协作,在陕北、彬黄矿区新增7个煤炭优质产能项目,已核准产能4320万吨,而且在西南市场开拓并巩固了煤炭销售市场。

据陕煤集团方面透露,从2017年1月开始,共向重庆市输煤500余万吨。另外,陕西集团与重庆市开展产能置换合作。重庆市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将330个煤矿的1926万吨产能置换出的1031万吨产能指标(指标市场价约15亿元),无偿用于陕煤集团新增煤矿项目的建设。陕煤集团则向重庆市稳定供应不高于长协价和地区市场价的煤炭,保证主力电厂和重点企业的用煤。

对于煤炭总量去产能转向结构性去产能,有煤炭分析师认为,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将成为去产能的重要途径,2018年或许是煤炭企业至关重要的改革年。

严控消费增量

在煤炭去产能、重组的背景下,严控煤炭消费也是大势所趋。

2017年12月20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协调小组第三次会议。会议强调,重点地区要严格控制煤炭消费增量,坚决压减落后产能煤炭消费量,稳妥有序推进煤炭消费替代工作。

针对做好2018~2020年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指出,需抓紧确定未来三年的年度目标,并层层分解落实目标责任,切实做好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和清洁高效利用工作,以保证“十三五”剩余煤炭消费减量任务如期完成。同时,相关部门加强统筹规划,协调处理好煤炭消费减量替代与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控制、环境保护、改善民生、经济发展的关系,综合施策。

除此之外,各个地方政府也曾屡屡发文,严控煤炭消费。其中,山西省在2016年12月21日就印发《山西省“十三五”综合能源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省一次能源生产总量达到8亿吨标煤左右,煤炭产能控制在12亿吨左右,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

河北省于2017年5月7日印发《河北省节能“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省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32785万吨标准煤以内,2017年比2012年削减煤炭消费4000万吨,“十三五”期间煤炭消费总量下降10%左右。

神华集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严控煤炭消费并不是指不消费煤炭能源,而是推进源头治理,实施清洁能源开发与利用。神华集团是国内率先实施绿色发电改造计划的,截至2016年底,超低排放燃煤机组达85台,占集团燃煤机组总装机容量的61.4%;京津冀地区燃煤电厂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主要污染物排放达到甚至低于天然气机组排放标准。

事实上,涉足清洁能源的并非只有神华。记者梳理多家煤炭企业公开信息发现均有清洁能源业务。其中,晋能集团大力实施传统能源绿色发展,清洁能源规模发展,该公司2016年完成清洁能源投资12.91亿元,在役在建发电装机187万千瓦。陕西煤业2016年节能环保资金投入2.81亿元。其中,环保资金投入1.95亿元,重点用于废水治理、生态建设等项目;节能资金投入0.62亿元,重点用于锅炉改造、变频改造等项目。△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